國家淨零排放路徑圖之「換車路線」

2022年04月06日
本文轉自 綠學院,原文作者為葉欣誠

去年我們成功預言臺灣將宣布碳中和目標,有人問綠學院說我們怎麼這麼厲害,其實只要你在業內一段時間,當你看到世界各國紛紛演出「我敢發誓」的同時,要精準預測臺灣走向就一點都不難!

發誓很簡單,達成很挑戰。
為了要成功攻頂,我們需要一張國家淨零排放路徑圖


就如同開車需要Google導航一樣,為了成功攻頂淨零排放,我們需要一張國家淨零排放路徑圖。要如何判斷這張路徑圖應該怎麼選、選什麼可以更有效率地攻頂,我們以後有時間再與你分享,今天我們先直接說結論。我們來看國際能源總署(IEA)日前公布的2050全球淨零排放路徑圖,他們將碳排放分成建築、運輸、工業、能源與其他五大部門,分別每隔五年標註關鍵政策作為,與相應的碳排放降低路徑。
並不是誰的碳排放量高,就挑誰來減碳,這裡面有牽涉難易度的問題。我們上一篇就看到能源部門的減碳困難度,有時候還真不是你自己說了算!
從中柿子挑軟的吃,我們發現可以從運輸下手。全球碳排放量有四分之一來自交通運輸包含海、陸、空運,而其中七成來自陸上交通,也就是我們使用的各種交通運輸工具。

國家淨零排放路徑圖的第一步:交通運輸

最近幾年IEA每年都發布全球電動車展望(Global EV Outlook),對於電動車的發展與需要面對的挑戰做了全面的評估。在2020與2021的報告書中,我們觀察到幾個關鍵趨勢:

1.全球使用電動車已經是不可逆的趨勢,汽油車退場僅是時間問題
2.電動車包含純電動車(BEV)、油電混合車(HEV)、插電式油電混合車(PHEV),在不同生產與使用的社會條件下,各有其優勢與劣勢
3.歐盟、美國等國政府務實決策,對純電動車、插電式油電混合車提供政策補貼

2020年底全球已經約有一千萬電動車在路上跑,光2020一年就售出三百萬輛,最大的市場是歐盟與中國大陸。各國政府對電動車的補貼整體而言在下降,因為電動車對消費者來說,已經是方便入手的選項了。2020年歐盟純電動車掛牌數量是前一年的兩倍,而插電式油電混合車的掛牌數量是前一年的三倍,非常受到消費者歡迎。

全局思維,務實決策,實現EV100助攻淨零排放

在《罵電動車不環保?那得看你餵他吃什麼電!》中我們介紹生命週期評估,因為使用車輛的情境、所在地、相關政策法規的不同,評估電動車本身的排碳量或環境衝擊其實相當複雜。圖一是2016年環保署發布的車輛生命週期評估報告中的試算結果,考慮臺灣的電力排碳係數,也就是每度電高於500公克CO2-e因素,汽油車的生命週期碳排放約為每公里341公克CO2-e,而純電動車、油電混合車、插電式油電混合車的排放量則分別為每公里202、196、209公克CO2-e,三者基本上不分軒輊。


臺灣各類小客車之車輛完整生命週期的耗能及碳排放(GHGs)之比較,資料來源:環保署

接著,圖二比較了臺灣去年(2021)銷售量最高的五種純電動車與五種插電式油電混合車的燃料生命週期。一個有趣的觀察:插電式油電混合車有二種使用情境,情境一是「用電加用油」,情境二則是「只用電不用油」,因為在六十多公里以內的短程交通下,可以完全不加油,使用電池的電力即可。若以情境一來看,臺灣的電力排碳係數為502 g CO2-e/度,而汽油的排碳係數則為3,093 g CO2-e/公升,插電式油電混合車和純電動車的碳排放量整體差異不大,甚至有些碳排放還比純電動車還少。



臺灣2021年銷售量前五名的純電動車與插電式油電混合車的燃料生命週期排碳量比較
資料來源:
(1)單位里程消耗電力與汽油量出自能源局各車型耗能證明核發月資料
(2)汽油排碳係數3,093 g CO2-e = 煉油排碳係數(WtT) 720 g CO2-e (Innovation Origin, 2022/02/16)+汽油燃燒排碳係數(TtW) 2,373 g CO2-e,出自環保署綠色車輛指南網

我們必須承認純電動車的推廣還面臨很多其他的挑戰。氣候集團(Climate Group)旗下的EV 100,他們跟RE100很像,目標也是希望在2030年前讓電動車成為新常態。EV100由80個市場中的100個企業組成,他們提出,目前全球推廣純電動車面臨五大挑戰:缺乏充電設備、缺乏適當的電動車型式、電動車的價格、電動車帶來全套操作方式的改變、不確定或尚未發展的政策配套。這幾項挑戰臺灣都有!再加上臺灣的電力排碳係數並不低,種種條件的限制之下,考量使用的多元性與便利性,我們可以與歐盟等國同步,給予插電式油電混合車適當的獎勵政策,同時使電動車價格更親民,更有創意地擴展充電樁,有機會實現EV100。